可能性宇宙坍塌 第28章茶室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可能性宇宙坍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大晚上又去哪了?”灵霜叉着腰堵在古烟房间门口没有合适的理由显然是不会放他过去的,古烟冷静应对,现实表明目的:“男人的事,不需要你们女人管!”

说着就跪下了,那叫一个速度。“给我留点面子认错的事等进了房间再说行不行!”只要承认错误的速度够快就不怕灵霜会在人前发狠,才怪,灵霜才不会顾及古烟的面子,一手揪起耳朵,把人往房间里拖。古烟甚至还淡然地朝欧阳炘说了一句“你悟了吗?”

正常都该开窍了不过欧阳炘一门心思在最近派来监视自己的女生上,不会因为眼前小事就打消念头。

半夜,给够了时间调查,应该已经得知欧阳炘赌场收获,庞大金额绝对还没来得及移入公司,尽快下手不仅仅能完成任务更有可能从中截取一大笔钱。但凡有点野心的刺客也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邮轮的顶部冒出一串火光,接着爆炸声自内而外发生,烟火气一股脑从破口冲出,之后才能听到人声,嘈杂之中也不知道有多少惨叫谩骂。“潜艇!”欧阳炘想过不少对方可以采用手段,诚然在知道欧阳炘麾下隐藏的武器企业后不会简单地派普通杀手袭杀,毕竟一旦被他安然逃回去没有人恐怕宁肯杀错也不会有一个能逃。欧阳炘这次特意只带了两个异能者保镖,一般的偷袭很难得手而对手能拿出来恰好就有一艘擅长海域作战的核潜艇,变一股脑拿了出来。

游艇上的爆炸是潜伏在欧阳炘身边的蓝发美女的手笔,欧阳炘盯她好长时间,在爆炸发生前两方就有会面。“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不如说我现在正巧能看得上你,我劝你不要不识抬举!”

开口就充满了霸道总裁气质,加上身后两个保镖,就好像单手开兰博基尼一样有魅力。“就凭你,还有身后两个废物?”卡兰特嘲笑道,同时也没有放松警惕,对四周可能的埋伏早有留心,汽油挥发造成海风都没法吹散的刺激气味,双方对峙一如甲板缓慢爬行的液体,一点就着。

“被人小看了,这可怎么是好。”露出苦恼的表情对待心仪之人他还真有些拿不定主意。“我先去试试。”保镖1号站出来,随着向前移动,身上的气势也不断攀升,视觉冲击力由他已经超过两米并且还在不断攀升的体型强化。“哎,你也太急了,对方明显是敏捷型的你去不是搞得好像我很轻视她嘛!

虽然我也不认为一个女人有多少本事!”轻蔑的笑容与眼神都达到足够让观众生气的程度,不过也只是抛媚眼个瞎子看,卡兰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保镖1号身上,脚下生风,速度暴涨。就如欧阳炘所说她的天赋点都在敏捷和协调上,科技树上也仅有口红手枪之类隐蔽性强但是单体杀伤力有限的武器。

保镖1号脚程不慢但加速的过程浪费了些时间,一道水流在缠绕上来,在刺客之前卡兰特还有异能者的标签。保镖1号凶狠撞上,水流如丝带在接触的瞬间水流速提升丝带紧绷,一圈绕在身上,双臂无处发力困难,丝带向上一拔竟然将人整个提起来。

“看吧!轻敌了,一招完蛋你就不用回来了。”

保镖1号身形还在暴涨,已经接近三米,丝带被拉扯得愈发单薄,肌肉如皮肤下的蟒龙游动间带来强大力量,一声脆响之后碎裂开。保镖1号还未落地,又一条水龙袭来,他提拳击出,水龙爆开,他也被击退三米。站稳定睛锁定卡兰特,双脚在甲板上狠狠一踏,钢板上出现凹凸区别,人也如骑虎下山之势朝卡兰特扑去。仓促间躲开,身后爆开的空气也推了她一把,“你也上!”

不想保镖2号无动于衷,“那就把他换下来,你来对付这个女人!”1号也知自己局限,两个保镖于是换位。待1号回归,2号才抬手,刹那间有一柄匕首在三十米外的卡兰特面前划过,带落一缕发丝。

就算有准备也还是中招这让女人有些气恼,弹身而起,躲开长了眼的飞刀,几次腾挪正巧都是与匕首插肩而过但也因此拉近了与欧阳炘的距离。她在刻意吸引2号的注意力,以求一击完成任务。

“简直就像猫,还是野猫,真亏她还有异能,没有偏向异能锻炼估计可以帮她阴死不少对手。”古烟一眨眼出现在欧阳炘身边,“你应该没有什么不好的念头吧!我跟你讲我们这是全年龄向老少皆宜男女通吃的。你不要带坏风向。”

欧阳炘嘴叫一扯一扯的。爆炸发生也仅仅是瞬间的。目的无非是搅乱环境,欧阳炘的性格已经被上头的分析师吃定,算起来还是个尚存良心的好人,不会舍下这里的无辜百姓。一枚子弹朝他飞来,被一只宽厚手掌挡下。卡兰特一击不中产生退缩想法,她也仅仅是想要利用欧阳炘的自负尝试攻击,她们都清楚欧阳炘不止眼前这点本事。

绝对还有后手!火焰蔓延被水流阻止,邮轮在灾害应对上做得几乎没有破绽,没有需要游客坐上小船撤回岸边。潜艇慢慢靠近,尚不认为自己已经暴露方位,潜在水下也不放出探测雷达。又一声爆炸响起,这回事下方运动系统,船体被炸穿一个大洞,游客的情绪刚刚在灭火中稍微平静,趴在护栏上自觉水性不错的几人还没有离开护栏,下方的爆炸等于给他们的跳水一边天秤加了码,哗啦啦落水声连续响起,“我要自己逃了,露,你把握住护栏,我刻下了一道痕迹如果船没有沉,一定要让人沿着这道痕迹来找我!”

“杰,不要啊!这个方法已经不行了,现在的物理学不是由牛顿先生管的,你要在船的另一边也刻上一道将两点以45度角向下延申,中点才是你!”

“这是你上网搜过的吗?”被拉住他也不急着走,拿出手机。

“该死,这里没有网络,天哪,这是要我们死吗?”

“相信我,杰,我结合了三个结果不会错的。”

“那你详细跟我说说这三个结果都是什么?”

杰将露抱住以求两人不会被人流冲开,同时一只手握住刻下痕迹那一处。

“是这样的,第一个点赞最多的结果是说这个时候最好不要跳水,如果跳水也要在确定方向之后。第二个则是寻找两个三个参照物,就可以确定自己的位置,他推荐了三个,但是我忘记了。最后一个说大部分情况下两个就足够,最好向船员求助,我结合三个答案,得出在船上找两个点再想到最后一个点为了方便记忆应该要在特殊位置,就选择了等腰直角三角形的顶点。亲爱的,你可以试一试!”

“亲爱的,为了你我愿意用性命验证这条定理的真实性。相信我会被你们找到。”纵身跃入海水之中,虽然是南方水温也不高远不至于将人煮熟,所以落水的人至少没有热死的忧虑。

他们相信自己的直觉和体力,却下意识否定那些经过磨练的科学指导无数次演练的船员行动,这合情合理,如果拿恐怖袭击定性这件事,身边每一个人都可能是歹徒的目标,脱离集体至少避免殃及池鱼的后果,如果能更聪明一点小集体共同行动减少船上活动人口还可以有效减小混乱对双方来说都是不错的结果。

“这么大阵仗?真不怕被当成过街老鼠吗?”即使是肮脏如欧阳炘这样的大资本家也没法如此堂皇地将鱼雷对准邮轮,何况有两个异能者保护的欧阳炘根本不惧怕大部分非单点强化攻击。“我们走吧!你们两个留在这,尽量维护现场情况。先别急着否定,你们两个根本只能拖我们后腿而已。”

欧阳炘点地高高跃起,身上仿佛生长出鳞甲在跃起之势未尽之时已经覆盖全身,流光闪动,一套绝对当得起五个超的帅气铠甲战士形象暴露在众人眼前,接着欧阳炘用事实证明他这套可不是说着玩的,周遭磁力相互纠结,而铠甲本身还在不断释放电磁波,电磁相互作用之后再有重力翻转辅助,强大磁力改变周遭空气形态,给欧阳炘创造出一个最佳的加速轨道,下一秒人已经不见踪影,声波对撞形成的音障层还停留片刻。古烟对保镖二人微微一下,同样消失。

如此可怕的能量反应核潜艇那边当然已经有察觉更加能确认是欧阳炘所为,不过不需要他们追踪,欧阳炘杀了过来。海水在身边被牵动分散到两边,却宛转出一个巨大的弧度以至于在高处交汇形成通道为欧阳炘的出场加上更多玄幻色彩。

甚至海水中的盐分于水中如点缀夜空的繁星,晶莹透亮。阳光于此停止所有热的传递但也因此凸显亮度。比起他的绚丽出场蓬勃的能量运转更加让人心生忌惮。电磁扰动信号传播,对核潜艇来说几乎是致命打击,就算能量反应侦察仍保持作用,核潜艇的对外探测就是痴人说梦,以至于会让出动袭击的十人产生自己才是被困在丛林的猎物的错觉。

“放弃精确打击,可以使用能量炮!”男人看着能量反应侦测屏做出指令。不过在他身边的身材壮硕的男人看上去对此不是十分感冒,他认为这个学院派出生的家伙做命令少了一分硬气,在其他行业或者可以说是严谨和谦虚但在他们直面战斗的职业里就显得优柔寡断。不过对方还没来几天至少先试出深浅再决定交好或者交恶更好。潜艇本身就像一颗鱼雷,发射鱼雷的过程更像是分裂出小型单位。散射向欧阳炘,突破水层平行水面滑行,在空气中爆发更可怕的速度,飞驰而至直击铁人面门。

不见欧阳炘有任何动作,没有男孩子能拒绝一根长得足够像子弹的又刚好可能握在手上的棍子,不难相信如果是古烟截留它们一定会用木棒接起来作为长矛。必要时刻还可以激发残余火药,小学时期几乎可以横扫整个学校。

欧阳炘大概是因为长时间在国外生活没有古烟这样对冷兵器的情节,焰尾喷射以往不会喷射火焰,没有火箭的绚丽,但是五米长的身形已经足够威势。足足七发鱼雷相继射来,彼此相互不干扰行动可对于小范围内的敌人最终能直击的恐怕仅有一枚。

其他仅仅用来封锁欧阳炘的躲避空间。可欧阳炘偏偏不如他们所愿,笔直冲上,对面的鱼雷却开始减速在周身其他鱼雷被下达遥控引爆的指令后甚至已经开始后退,被遥控的几枚鱼雷也完全没有爆炸的迹象。分别被欧阳炘的电磁干扰打断了施法吟唱。几枚可遥控引爆的鱼雷造价已经超过五百万美元,与其说是打架不如说是打钱。被逼着后退的鱼雷在空气牵动下缓慢调头,甚至很快超过了一般鱼雷的速度,如同寻找母亲的孩子离开时的不舍都转化为相遇相见时的激动。

“你们出去对付他,我来控制潜艇!”关键时刻指挥官终于放弃了一贯的谦虚语气,以异能者单位作为击杀欧阳炘的利刃是一早做出的安排。

“抓紧鱼雷!”卡兰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潜艇上方,并且在交流耳麦上说道。

九枚承载异能者的鱼雷破水而上,不平衡的质量分配会导致鱼雷的加速受到巨大影响但还有卡兰特的辅助,鱼雷没能倾倒,速度甚至快过之前。

“兄弟让一让,你屁股太大了点!”黑老哥没敢回头,他们仍然在水中,居然被对方摸到身后,而且他是怎么清晰的听见对方的声音的。

“阁下是要耍我们玩?”操一口流利的华夏语,不知道他是怎么第一个想到这么做的。

“也不是,只是我兄弟不让我动手,反正也是闲着,我就到处看看,不过你们出场的方式也挺挑战脑洞的,我这不刚好感兴趣吗?”

“那你会介入战斗吗?我们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杀掉你口中的兄弟!”

虽然也有一丝侥幸希望古烟有武德地回一句:“这是你们之间的公平战斗,外人没有介入的资格。”古烟当然不是这样的人。他冷漠地说道:“你们没那本事,如果还想活下去,最好就赶紧躲起来,就算他不杀你们,我也是要尽量帮他清除障碍的,这又不是古代,也不会有因为不杀就忠心效忠的了吧!”

“我现在回头还有机会是吗?”

“犯罪未遂还是可以减刑的,之后你们组织的追杀就算作你的惩罚了。”

壮汉点头,将双手举起,继续推进情节发展,鱼雷出水,他在破水而出的瞬间拧腰旋身摆臂挥击而来,横扫古烟头颅却打了个空。回头不见人影,终于松了口气,只是对方制造的幻觉罢了,突然危机感猛升,待回头,鱼雷已经贴在眼前,这辈子最后的念头是,驾驶交通工具一定要注意前方。

鱼雷爆炸引爆另一颗鱼雷两颗鱼雷的爆炸在中心造成高温高压,还未能将异能展现在观众面前的壮汉被蒸发大半。“死了就死了,你们注意对方比情报中的更加可怕,电磁干扰场已经开始向潜艇方向扩展,我很可能没法给你们足够援助。”

一位少年在鱼雷上站起,风声刺击耳膜,愈发显得神情冷峻。少年挺拔的身姿足够拿来做任何一个科幻题材电影的宣传海报。铁人在空中一滞躲开数枚同时飞射而来的鱼雷,双手并拢掌心前推,中心反应炉颤抖着的刺眼光球如同被花蕊簇拥的花心未能开放便已经能嗅到其中鲜甜的花蜜。“不要硬抗!”他的提示已经晚了一步,甚至有人在心里吐槽“傻子才看不出”。

光团吸引着周围的光线乃至出现细小水滴般的光粒朝中心涌去,壮大光团终于到了没法承受的程度。欧阳炘没打算将这个技能打空,甚至他的准备不是针对某个人,而是:

光束刺出远远超出人类的反应速度,对面都送了口气,此时光束的前端只有空荡荡的水天一线。下一刻就都一起瞠目结舌,欧阳炘的光束不是当火炮用的而是剑刃!

显示屏幕上五个人全部被红色方框选中,铁人在半空旋转小半圈,光束扫过,高度压缩的能量束灼烧空气产生的焦糊味道才刚刚飘出,五个点同时发生爆炸。

“警告,光能束过载,正在调取冷却液,30秒内无法再次使用。”

“抓住机会。”发号施令的瞬间他自己也在操作台前飞快按动,比起手下这些异能者,他会有挥之不去的压力,因此他对自己唯一的自信就是指挥,一定要在这场战斗做出决定性指令。

同样性质却呈现蓝色的能量束朝发射,“检测到敌对能量武器蓄能,目标确认为本体,建议开启隐藏力场,回避锁定。”

铁人在半空转了个圈,这次不仅仅是电磁,它的能量炉剧烈反应向外发出辐射大片区域的能量流。而它本身就在能量感应材料上如同入海的雨滴消失踪影。

“你们能锁定它吗?逼他离开我指定的区域,能量攻击还能延缓30秒。”

“狗屁的指挥,是要你的攻击奏效还是要我们成功突破他的防御力场?”尽管在心理抱怨,也没有人当场翻脸。一蓬海水拍打水面,接着更高一道海浪延续之前的路径,由此一浪高过一浪,海水遮天而压下,笼罩整一片能量辐射区。很难看清的还有海浪上的冰锥。铁人的侦察也没有能直接做出预测,“建议…”更不用它说,欧阳炘也知道是往外退,给之后争取腾挪空间,但他并没有这么做,一味退让对方可还有好几人没有出手,之后很容易被带入对方的攻击节奏。

“压力增加!”“警告,海浪攻击中可能隐藏其他武器。”“打开热融防御屏障。”

海浪澎湃之下,铁人就此站定,身上肉眼可见的雾气蒸腾而上。“攻击标点方位。”趁着欧阳炘专心对付浪潮,潜艇得以确认他所在位置。能量束比起欧阳炘之前所释放的还要可怕得多,覆盖面积超过五个平方,铺展开就似一道大网,轨道内就是空气中的些微杂质都会不着痕迹地燃烧殆尽。可欧阳炘没有时间躲避,在光束贴在眼前时,他仅仅有时间下达一个指令“短暂空间通道!”

光束骤临,刺杀小组甚至已经准备好收拾战斗痕迹好制造出合适后续说辞的现象。可眨眼之间五人一概是惊怒交加,这敌对的一方偏偏是惊比怒更多。在光束射来的最后一刻欧阳炘身前升起一道恰好够把他完全遮挡的空间扭曲波纹,光束贴在波纹上变入跨过一道门进入门对面的房间,欧阳炘不在房间内,由铁人所在位置为中心点亮起一个诺大光球,光线散开作用与海水,海水蒸发,水雾下似有木材蒸煮。雾气朦胧了光景,可所有人都已经猜到里面是一幅什么样的景色。

眼看欧阳炘毫发无伤走出,刺杀组五人也没有挫败,子弹编制弹幕罩住铁人,乒乒乓乓弹头弹落水中,铠甲过载暂时没有移动的能力,可本身也是强度顶级的合金打造还有独立的能量罩,即使反器材狙击枪也没法打穿他的表面防御。要害部位还有特别防御,再有钱没命享受都是留给别人说不定还有讨厌的人享受他的好处,他恨不得将所用资产全部拿来打造这副铠甲,与几个能被金钱雇佣的人两相对比结果实在清晰得很。

终于冷却完毕,发生超高能能量束对核潜艇来说也会有极重的负担,率先恢复过来的还是欧阳炘,身后光翼展开本就高破天际的时髦值再度飞跃。一对光翼从空气中汲取热量和光能,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站在一边的古烟视野中的光芒好像都被欧阳炘夺走,独有欧阳炘一个明亮足以对比太阳。

整套铠甲重新焕发光彩,每一道纹路,所有的形状变化无所保留展露在敌人眼前,欣赏这家伙的美感甚至要跨过阵营,即使是敌人也不得不感叹“太tm烧包了!”

“行了?欺负人不是?任他们打也没法穿透,这不是羞辱人吗?”

“也不能这么说,我这套铠甲何尝就没有他们的贡献,你一直说资产都是肮脏的,其实还可以增加程度,资本都是血腥的,但是这种拿从他们手里赚来的钱对付他们的感觉真的不错。

“谁跟你讨论这个?接着他们也没什么机会,我清掉额外几个,那个女人就你自己处理吧!”

一股脑将人丢进无人岛顺便剥夺了他们的所有装备和异能,到底能不能活下去就全部听天由命吧!

她生活在永远没法被关注的角落,这里的每一个人出去都是为了活着而不去想那些梦想未来之类。她的弟弟被忘在外面仅仅半天身体被撕扯成两半,还有野狗叼走内脏,后来外婆邀请所有参与残害弟弟的人,逼着他们喝下毒酒。

无一例外包括她的外婆自己所有人都死在一个填下她们后有些拥挤的狭窄区域。外婆的死亡无疑是悲壮值得的,她在之后想起都觉得没有外婆这一死她早就死了。在后来的日子里她相继发现自己缺少了很多东西,味觉、对美丽事物的感怀、不带目的地与人交流,这些发现让她意识到自己是个缺憾的人,但已经没法给她带来伤害,更不会出于嫉妒做某些事情。终于她走到世界台面上,更是得到刺杀很可能影响到世界的高位人物的任务,比起因金钱名利地位她更加享受这样改变世界的过程至于是好是坏,没人会在意。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